十一、一场足球赛

 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红安将军 > 永远的记忆

 

“人聪明不聪明,也说天分高不高。”爸爸曾不止一次地对我和弟弟说:“你们兄弟三个人的天分都不高。”弟弟有次反驳说:“本来,天老爷也同样地给了我们天分的,但都让您用去了,所以我们就不聪明了呗!”这话惹出全家一场欢笑。此后,爸爸不大说这话了,但又流露出似乎弟弟比我聪慧、能干的语气。我从来不忌讳说我笨,因为本来就是嘛。再说,别人不说,我也不会由此而聪明起来。我这种态度似乎豁达,却带来一大毛病:懒惰,易知足,缺乏奋发进取精神。
比如上小学时,我喜欢画画儿。到上初中时,我临摹过一幅跳芭蕾舞的画,自鸣得意,就去送给爸爸欣赏。爸爸正在办公桌上写什么,他放下手中的毛笔,接过画儿仔细端详。沉吟一会儿,爸爸说了:“嗯,人体部位的比例不对。再说,这个姿势也不对。你看,这个样子站得住么?”爸爸又伸直手臂、弯起手臂、偏头眯眼地看了又看,最后把画交还我时说:“这张画画得不好。你还得慢慢地来,先学会掌握人体结构比例,反复琢磨反复画,然后才可以入门呢!”爸爸这严肃认真的态度叫我知难而退了。打这以后,我虽然还常画画,却只是随便涂涂而已。现在想起来,我是多么缺乏勤奋刻苦和坚韧不拔的精神啊。我又想,如果爸爸不是这样严肃地提出批评,而是像亚妮父亲对待亚妮画出四个手指头猴子时的那个态度,即由着我去画,只是引导孩子去观察,也许会一改我今天的状况吧?唉,也不会的,因为我实在缺少勇气和毅力。
哥哥就不一样了。他以浓烈的情趣影响着爸爸。他上中学时喜欢踢足球,一旦星期天体育场有足球赛,爸爸、妈妈总会带着我们兄弟一起去观看足球赛。哥哥的性格是内向的,我不知道爸爸是怎样窥视到了哥哥心灵的奥秘的。也许是看到妈妈为哥哥买过几双球鞋吧?也许是爸爸看足球赛时眼睛分外明亮吧?或许是寡言少语的哥哥在观看球赛后便唠叨不休吧?是的,每看完足球赛,哥哥总要向爸爸普及一下足球的知识,什么“越位”啦,什么“底线传中”啦,等等。那些我是听不懂的,也不想弄懂。我只是去凑个热闹,或者说只是去享受一下“日光浴”。当然,我也有情趣。比如,要是国际性足球赛,我当然希望中国队赢,这大约是每一个华夏子孙所具有的感情;如果是国内的比赛,我就只渴望弱队能反败为胜。至于什么规则,直到现在我还看不大懂。
回忆起最使我情绪激动的一场足球赛,却是不见任何“经传”的。那是50年代末,党中央在北戴河召开会议,时间正巧是我们这些学生的暑假。于是,家长们也带着我们这些学生到了海滨。哥哥除了游泳外,还与他同一辈的男孩子们组成了一支足球队踢足球。其中有罗瑞卿叔叔的儿子罗小青,叶剑英叔叔的儿子叶选宁,等等。原只说随便练练球的,不知怎么的,和在那里休养的苏联专家的子弟“遭遇”了。双方讲好要“赛一场”。经过一阶段练习,先进行预赛。预赛结束后,摸了对方的底,哥哥他们一致认为我方略胜一筹,正式比赛中有赢的希望。然而,又觉得心里不踏实。这件事不知怎么让贺老总知道了。贺老总就请北京市少年业余足球队派了三位选手,来和哥哥他们混编练习,并要求他们和这个“杂牌军”一起参加比赛。贺老总说:“一定要赢哟,不能输给他们哪!”不知别人怎么样想的,我——跟在哥哥身后的“尾巴”,看着那三位比哥哥他们健壮的小运动员,心里颇有一种“安慰感”。
足球赛是在一个下午举行的。开始天气还好。因为我们家出了一个“运动员”,所以举家来到东山的足球场观战。我环视了一下场子四周,嗬,大都是我方“运动员”的家庭成员作观众,许多都是一家家的。我记得的有刘少奇叔叔、王光美阿姨;叶剑英叔叔;聂荣臻叔叔、张瑞华阿姨;贺龙叔叔、薛明阿姨和罗瑞卿叔叔、郝志萍阿姨……这是一场牵动人心的国际足球赛啊!然而,扫兴的是,一场激战后,哥哥他们却把球踢输了。原因是,客队出场的人选,已一改预赛时的青少年,而换上了成年人,有的人还长着小胡子呢。
我曾经以为爸爸对各项运动的爱好,完全是因为哥哥和弟弟的兴趣。其实我错了。1961年在北京举行的世界乒乓球赛,轰动了北京,也把已经767岁高龄的爸爸,席卷到“乒乓热”中来。他从此也站到了墨绿色乒乓球台边推挡起白色的小球来。1962年,我从学校回到家里后,看到了爸爸对小小乒乓球的入迷劲儿。我家里的这张乒乓球台是贺老总送给爸爸锻炼身体的。爸爸每天在球桌边消磨约20分钟时间,这成为爸爸晚年的一点享受。爸爸、妈妈去世后,这张球台,我们兄弟经过商量,转送给湖北的武汉中学了。武汉中学原是爸爸在大革命时期参加创办的一所中学。爸爸曾在那里担任过国文和英语教员。我曾问过爸爸:“干嘛教国文呢?你是喜欢三角、几何、代数的呀!”爸爸回答说:“教国文便于宣传马列主义,便于做工作。”想来爸爸做思想政治工作是不会生硬的。武汉中学曾培养出了不少革命青年,为党的思想建设、组织建设做出过贡献。解放以后,这所学校恢复起来了,爸爸还是很关心它,为它写了“朴诚勇毅”的题词。这表现了爸爸对青年人的希冀。现在我们兄弟把爸爸用过的乒乓球台送给武汉中学,也是不违背爸爸的生前夙愿,希望它为国家培养出更多德才兼备的有用之才起到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编辑:江福元    车清珍

 
时间:2014-08-28 16:27  来源: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