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四、童年一事

 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红安将军 > 永远的记忆

 

有人说:童年如梦。的确,儿时的思绪像烟一样轻盈,像云一样飘拂,像梦一样虚幻。可我要说的,是实实在在的童年生活。
解放初,大约是1951年吧,妈妈得到王维舟叔叔和马奎萱阿姨要回四川老家的消息,自己便也想着要回故乡去看看了。故乡能给人多么甘甜、诱人的回忆呵!妈妈也许想到了蜿蜒曲折山路尽头的老屋基?也许想到了多年不通音讯的哥哥和在她背兜里长大、后来又卖给了人家的弟弟?也许还想到了打柴、挖野菜的山坡?一句话,故乡交织着妈妈一片思乡之情。妈妈回老家的打算得到了爸爸的“批准”。妈妈把哥哥、我和上小学的弟弟,留给爸爸,便带着爸爸一篇祭奠姥爷、姥姥的诔文,回故乡去了。
这一年的十月一日晚上,爸爸接到了上天安门城楼观看焰火的请柬。爸爸拿过请柬看了看,半开玩笑地对秘书说:“要求不要带人。那,孩子们算不算人?”秘书打电话去问了一下,说可以带孩子。我们兄妹三人像得到大赦一样,高兴极了,并一窝峰钻进汽车,等爸爸上了车就走。到天安门下来后,爸爸领着我们从北边的阶梯上去。在顶上,我们看见一副笨重的木头架子。爸爸赞许我们:“这是反动派绞杀李大钊同志的绞刑架。”爸爸在东侧女儿墙下找了椅子坐下,弟弟挨坐在爸爸身边,我挨着哥哥坐下。我趴在墙头向下看,广场上的人们一圈圈地围着,有的跳集体舞、交谊舞,有的在看文艺工作者表演节目,气氛比城楼上热烈得多。我看着,想着,忽然坐在旁边的弟弟用手捅了捅我,示意我往后看。我忙回过头来,看见毛主席已走过来和我哥哥握手。我也赶紧把手伸了过去,毛主席也和我握握手。弟弟伸出了小手,毛主席和弟弟也握了手,最后和爸爸握手。爸爸指着我们兄妹三人,笑着对毛主席说:“孩子们总说要见毛主席呢。”毛主席笑眯眯地“哦”了一声,又转过身来,和我们兄妹三人又握了一遍手。我每回忆起这件事,心里就觉得有一股暖流流过。毛主席像父亲一样亲切、慈祥、可敬……
人的大脑是这样的怪,它不知是怎样把信息编排和贮存起来的。当记忆出一件事情来时,另一件事又拖泥带水地冒了出来。比如当我刚才写到毛主席“像父亲一样亲切、慈祥、可敬”时,我一下子又想到了1966年夏的一天,那天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接见红卫兵。这一天,我和同学们早上四点钟集合,坐车、跑步到天安门东侧的金水桥下坐下,等到上午十点来钟,“东方红”的音乐振响了,在座的每一个人都站了起来,欢呼“万岁”的声音联成一片。有的眼尖的同学早已看见了毛主席在挥手,我的倒霉的近视眼却什么也看不清,只看见巍峨的天安门城楼。但同学们的热情、激动也感染了我,我好像也看见了毛主席似的,和大家一起欢呼、雀跃。我在散会后回家,向爸爸说起天安门广场四溢的热情时,爸爸高兴地赞叹:“主席的威望,就是党的威望呐!”
人们常常说起童年,童年的生活给人留恋。因为它充满甜蜜的回忆,令人陶醉。
 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编辑:江福元 车清珍
 
 
 
时间:2015-02-06 16:35  来源:中国 红安将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