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五、我的婶婶

 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红安将军 > 永远的记忆

 

 
在家谱中,爸爸在他们的一代人中排行第三,而在我爷爷的子女中实际也排行第三,前面有两个姐姐,下边还有一个亲弟弟,据妈妈说,爸爸还有过一两个妹妹,因为家里穷,本就养不起,加上是女孩子,长大了要出嫁,出嫁要妆奁,按照湖北农村的旧风习,这份嫁妆不是一般人能负担得了的。所以爸爸的妹妹生下来就被溺死了。这溺婴的人就是我的奶奶。我小的时候听说了这件事,总觉得奶奶手狠,虽然也明白,这是封建制度和贫穷造成的。爸爸的这个同胞弟弟——我的叔叔早年也走出家庭,参加了革命,并同是共产党员。后因生病,大革命时期在家乡逝世。他遗下妻子儿女五人,从我叔叔去世到全国解放前夕,爸爸无力更多地照顾他们母子,只间或给他们接济一下。我记得妈妈说过,爸爸1945年到美国参加联合国成立大会时,曾托人给婶婶的子女带过钢笔和手表,因为战事,他们好像没有收到。
全国解放后,大约是1950年或1951年,爸爸和妈妈商议把婶婶和她身边的一女一子接到北京来住;已参加工作的两个大些的女儿留在湖北。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接他们来,问过爸爸,爸爸讲:“不接来,可不可以呢?可以。你的叔叔为革命做了工作,病死了,国家也应当照顾你叔叔的遗属嘛。但是,我们国家现在很穷,还有许多事情要做,国家一下子管不过来。我呢,有这个力量招扶他们。接他们来,减轻一点国家的负担。减轻一点是一点。对不对?”
爸爸的思想方法总是这样,国家有困难,他就有责任去肩负。他又总是很具体地身体力行。像1964年前后,爸爸了解到林业须大力提倡,便走一处鼓吹一处。那时我很不理解爸爸对植树造林为什么抓得那么紧,就问:“中央叫您分管林业啦?”爸爸笑眯眯地摇摇头。我忍不住有点责备他:“那您怎么抓得这么紧?你身体又不好,休息休息算啦。”爸爸稍微有些吃惊地看着我:“中央没有分配我做什么具体的工作,那是照顾我的身体。可是我是个共产党员,看到该做的工作就要去做。植树造林是为子孙后代造福的大事。要有人鼓吹一下,推动一下。这恰恰是我力所能及的,我就应该责无旁贷地去做。”爸爸身上熠熠发光的主人翁思想给了我深刻的印象。
婶婶和她的子女来到北京后,孩子和我们兄弟一起住在八一小学读书,婶婶在家里同妈妈一道料理爸爸的生活。把婶婶接来北京这件小事,爸爸也是从国家大局考虑的。
婶婶在世时,我有几个月休学在家,晚上和婶婶睡在一个屋。她不太说话,很勤快,做事也很利索。她总是把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井井有条。婶婶盘在后脑上的发髻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早晨我还躺在床上,婶婶已经坐在镜子前梳头。她把头发抿得一丝不乱之后,才开始盘髻;发髻的中心有一绺中指般粗的假发和真发挽在一起,是我从未见过的。
在我们家生活了两三年之后,婶婶不幸煤气中毒离世。
婶婶留下的子女是我的堂姐堂兄,堂姐初中毕业后支援边疆建设去了甘肃;堂兄高中毕业后参军去了。
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知道堂姐从甘肃给爸爸写来一封信,说她要做爸爸的女儿,不做侄女儿了。当时,爸爸妈妈的态度我不清楚。过了些日子,我听妈妈给我讲这件事的原由:爸爸和妈妈结婚之前,当叔叔去世后,爸爸为了减轻婶婶的负担,想帮助婶婶带一个孩子。考虑到两个大些的女孩子在家务上已可帮助婶婶,不能要;最小的是个儿子,不宜要;只有这第三个女儿可以考虑,便提出来跟婶婶商量。但婶婶不同意,说搞革命的人不安全,别人要抓就抓,要杀就杀,把孩子交给爸爸不放心。爸爸此后便不再提这件事。现在堂姐旧话重提,显然使爸爸妈妈为难。难怪有一次我听见爸爸妈妈对堂姐略有微词说她“不懂事”了。
记得一次散步,爸爸和妈妈走在前面,我和工作人员走在后面,两摊人各自闲聊。突然听见爸爸在前面叫我:“楚青,你来说说,人的一生主要靠什么?”我一边往前走,一面犹犹豫豫地说:“人的思想吧。”我实在不知道爸爸和妈妈在说什么。“是啊,”爸爸笑了。转过身继续往前走,说:“靠自己努力学习,靠正确的指导思想,靠老老实实地工作,靠组织。不是靠父母,也不能靠父母。靠我,我还不是要死?哪有人会不死呢?你听说过没有?”爸爸歪头头看着我,逗着我。我笑了,摇摇头,心里还是不明白爸爸为什么要发这样一大套议论。一会儿,爸爸回过头来又说:“你那个堂姐呀,入了党,思想上的一些非无产阶级思想并没有得到清理。人活着靠谁?他没有搞清楚咧!”我赶忙问:“她又来信提做女儿的事吗?”爸爸一怔,继而一笑,说:“出身哪个有本事自己选择?出身是上帝的安排,别人哪个也没有办法。”爸爸把手杖提起来,横在胸前转了个圆圈,然后把手杖往地狠狠地一立:“人生的道路是靠自己走的!”
爸爸这一席话,我当时虽然留下很深的印象,却并不十分理解。现在我有些理解,也想这样去做。
 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编辑:江福元 车清珍
 
 
时间:2015-02-09 15:12  来源:中国 红安将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