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红二代”夫妻档刘亚洲与李小林:刚柔并济(图)

 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红色动态

 

核心提示93纪念抗战胜利大阅兵当日,专程到北京参加此次活动的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却没有到现场。后来,官方发布消息称村山富市偶感微恙入院。
 

 

93纪念抗战胜利大阅兵当日,专程到北京参加此次活动的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却没有到现场。后来,官方发布消息称村山富市偶感微恙入院。
当日上午,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李小林会长前往探望,并转达中国领导人的问候,同时,村山富市也通过李小林表达了此次未参加活动的惋惜。
李小林又一次及时履行了“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”的友好职责,以行动实时化解了舆论揣测。“政事儿”(微信IDgcxxjgzh)注意到,李小林在中日相关的新闻中是一个经常出现的名字,此前她曾多次充当中日关系之间的“民间软化剂”。
李小林除了会长的角色,另外两个身份也经常被媒体提及。她是李先念的女儿,是刘亚洲的妻子。李先念是36位开国军事家之一,1977年十一届一中全会上,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,十二届一中全会再次当选,从1983年到1988年之间任国家主席,1992年去世。
上将刘亚洲现任正大军区职国防大学政委,刘亚洲也是一位红色后代,其父刘建德原任兰州军区后勤部副政委,建国前就曾在战场上出生入死。
刘亚洲被称为“笔杆子”出身的将军,除了大量个人著作,他经常在报刊杂志上发表军事及历史题材文章,并被广泛传播。“政事儿”(微信IDgcxxjgzh)发现,与妻子李小林“软性”的一面相反,刘亚洲文字的底色总带着一种凌厉的强势。
 
李小林
中日关系的“民间软化剂”
李小林出生于1953年,与丈夫刘亚洲同为武汉大学外语系毕业生。大学毕业后,李小林一直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工作,1975年从普通的干部开始,到36年后的2011年当选为第九任会长,今年3月,李小林与邓小平二女儿邓楠一起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委。
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简称“全国友协”。“政事儿”(微信IDgcxxjgzh)发现,全国友协成立于1954年,最初称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,1966年改称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友好协会,1969年起改称现名。全国友协是中国从事民间外交事业的全国性人民团体。宋庆龄和邓颖超曾是名誉会长。
李小林最为外界关注的一次日本之行发生在201410月初,也就是在北京APEC峰会召开一个月之前。当时,媒体普遍认为,李小林此次访日并与安倍晋三面谈,是为了一个月之后的“习安会”营造前期氛围。据媒体报道,安倍在当时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接受质询时,提到他与李小林的会面,他表示十分希望改善日中两国关系。
20141111,北京APEC峰会期间,“习安会”如期上演,此举实现了201112月以来中国国家领导人第一次在中国与日本首相进行的正式会面。无疑,李小林作为“民间桥梁”,在一个月前的日本之行也扮演了“软化剂”作用。
李小林另外一次备受关注的日本之行,发生在习近平20133月当选国家主席半个月后。当时,日本媒体称李小林为中国高层的“密使”,但李小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了这种说法,她表示,本次访日意在推动两国民间交流,并非日媒所称是中国政府派出的“密使”。
在此次日本之行中,李小林称中日间的历史遗留问题应从政府层面去解决,作为友好团体,向日本民众传达中国人民的真实想法是对外友协的使命。在当前中日关系处于冰点的时期,中日民间交流特别是文化交流不能中断。希望通过文化交流,让更多的日本民众知道中日和则两利,斗则双输,发展中日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。
不管媒体作何解读,李小林作为民间团体“全国友协”的领头人,在新一届国家领导人上任后不久的日本之行,无疑起到了积极的作用,可被看作是阶段性中日关系的“民间破冰之旅”。
2013125,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日本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,有媒体报道称,这次会面与李小林“民间层面”的积极牵线搭桥不无关系,此前李小林就曾到访过位于东京都的公明党总部。201410月的日本之行中,李小林也与山口那津男进行了会面。
“我们对外友协的工作,就是牵线搭桥。”这是李小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的观点。在中日关系方面,她这种搭桥的“民间作用”在一定意义上得到了外界认可。
就在93抗日战争胜利纪念大会两天前,李小林欢迎了日本“再生的大地”合唱团来北京公演,并强调只有和平才会为两国民众带来切实的利益和福祉,只有坚持中日友好才是两国关系发展的康庄大道。
 
刘亚洲
“笔杆子”上将对历史的警醒
 

 

“政事儿”(微信IDgcxxjgzh)发现,刘亚洲比李小林年长一岁,出生于1952年,曾有一年美国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的经历,这在解放军高级将领中是一段少有的经历。他长期从事军队政工工作,先后在中央军委办公厅、总装、北京军区、成都军区和空军任职,200912月任国防大学政委,20127月被授予空军上将军衔。媒体报道称,刘亚洲对美国历史,美国制度以及美军有比较深入的研究,懂英语,能够用英语对话。
93阅兵前一天,刘亚洲在接受解放军报采访时表示,日本侵华战争造成了巨大的历史灾难,战后70年,日本仍是一个不能自主的国家。时代发展虽已天翻地覆,有些日本人还生活在军国主义时代的历史幻觉之中,缺乏清醒理智的现实感。日本不缺少战争冲动,自近代以来,在对华政策上往往表现出挑衅性、进攻性、冒险性,主动制造冲突、摩擦、挑起战争,屡次打断中国历史性发展的机遇。
201571,刘亚洲在发表题为《精神——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》的长文,在文章中刘亚洲写道,南京大屠杀时,十几个日本兵押解上万名俘虏去屠杀,竟无一人反抗,连逃跑都不敢。如果有人带个头,用脚踩也把日本人踩成肉饼了,可这个人永不出现。并在结尾处称日本不对战争罪行道歉,继续仇恨中国人民,它在精神上就永远是侏儒,永远是心理上的弱者。
20155月,刘亚洲发表题为《走出甲午迎接变革再创辉煌》的文章,作者反思了甲午战争中国失利的深层原因。文章最后称,今日中国,又一次处在历史的关头,虽不是“亡国灭种”的关头,却是民族伟大复兴实现突破的关头,非常需要一批猛将良才,需要大批新事业的拥护者、实践者、开拓者。
201411月,刘亚洲发表题为《军人魂魄》的短文,文章称对于敢来犯者,军人必以一往无前的胆气与豪气,追杀到底。
 
(本文来源:2015-09-06 | 新京报 |
 
 
         编辑:周少怀   毛元财    金爱荣
 
 
 
 
 
 
时间:2015-09-09 18: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