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经典红安 > 重要文章 返回>>

韩先楚司令员情系故乡

任正学

 
韩先楚将军出生在红安二程姜牌,后迁上新集镇吴家嘴村,14岁参加革命,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,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是我党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,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,功勋卓著的军事将领。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,荣获一级八一勋章、一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一级解放勋章。戎马倥偬几十年,不怕任何艰难困苦,不怕流血牺牲,闯过无数道死亡关口,从一名战士成长为我军的高级将领。就是这位在红土地上走出来的将军,在战场上叱咤风云、南征北战;在和平年代严于律己,正气凛然,直到他后来任中央军委常委、兰州军区司令员,他一直眷恋着生他养他的那块热土,惦记着家乡的父老乡亲,关注着家乡的建设和发展。
1958年,正是“大跃进”时期,他回到家乡,听了县委负责人关于“放卫星”的汇报,他勃然大怒道:“放卫星,一斗田能打多少谷子,我们大家都清楚。我放过牛,种过田,一亩田能产七八百斤就算老天爷开眼,开口几万斤,睁着眼睛说瞎话,害死人!”他告诫家乡干部说:“红安是老革命根据地,为新中国的创立作出了重大的贡献,牺牲了10多万优秀儿女,你们在这块土地上工作,只有加倍努力把它建设好,才不辜负先烈的在天之灵。”
1981年冬,时任兰州军区司令员的韩先楚将军又一次回到红安。那天天公不作美,狂风卷着雪花,铺天盖地。然而,暴风雪更促使将军去看望父老乡亲。他驱车艰难地来到大西河畔的上新集镇头,被当时的公社干部拦住了,好说歹说硬是把将军请进了公社办公室——风雪中行走太艰难太危险了。公社干部表示,司令员要见哪位乡亲,就接他们哪位到这里来。
望着窗外的风雪,韩司令员只好同意了,他说:“这不是出门的天气,莫叫多了人,就叫海洲来吧。”大概是司令员又想起了那笔旧账:他至今还欠着吴海洲的四斗谷子——那是他五十年前当红军时借下的军粮。1949年大军南下,时任四十军军长的韩先楚回到家乡,他来到吴海洲家,从皮包里拿出三支钢笔,对海州说:“听说你有三个机灵伢子,这三支笔你收下吧,叫伢子好好读书。”接着司令员提起那四斗谷子的事,吴海洲冒火了,他认为这是太瞧不起他了,他相信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好。
吴海洲被接到公社,两位老人无拘无束的交谈,司令员问他家是不是还烧闷烟灶,他老伴的眼睛是不是熏瞎的,并说如不怕火葬就到我们家里去住。当司令员发现这位78岁的乡亲冷得直打哆嗦时,就决意要到他家去看一看。司令员到吴海洲的家,在向女主人问好时,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破渔网似的棉絮,看到了女主人双手盖在衣服的补丁上,司令员的眼圈湿润了。
这天晚上,韩先楚回到县里办的第一件事,就是让秘书要通兰州军区的电话,传达了他的命令:立即往红安调拨5万件旧军大衣,当秘书问道这笔钱从哪里出时,司令员火了:“没地方出,从我的工资里扣,我死了,再扣我儿子的,我孙子的!”
四天后,5万件军大衣从兰州发出。
又过了几天,司令员悄悄离开了红安,车子路过上新集镇时,吴家嘴的乡亲们早已守候在路旁,他们要表达对司令员为乡亲们送寒衣的感激之情,表达对将军的依依不舍之情。
这仅仅是5万件军大衣,还在运输途中,况且还要在50万人中分配,多么好的乡亲啊!想到这里,司令员感到十分愧疚,他说:“乡亲们,不要谢我,哪个都不要谢,一件旧军大衣算不得个么事,你们早就有权得到它——包括比它更好的食、住。早在你们刚知道红军的时候,你们就把最后一碗米、最后一尺布、最亲爱的儿子,都奉献给了革命。早在那时候,你们就有权得到它……然而,你们到现在……现在还没得到它,我愧对父老乡亲啊!”
韩先楚司令员哽咽了!
19863月,年事已高的司令员在武汉治病时,他托人给家乡送来雪松、桂白玉等珍贵树苗。在他病重的日子里,依然惦念着家乡的山山水水,惦念着家乡的父老乡亲,当听到家乡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时,他满怀深情地说:“群众过上了好日子,我就放心了。”
在将军临终之际,他嘱咐家属为他穿上军装,死后将骨灰送回家乡。1986103日,将军在北京病逝。1987518日,红安县举行隆重的仪式,将韩先楚将军的骨灰安放在红安烈士陵园内。
将军离我们而去了,但他心系家乡父老、情系故乡山水的故乡情怀,深深地留在了红安人民的心中!
 
(原载1999年《红安文史》第四辑)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编辑: 江福元 车清珍
 
  时间:2015-03-31 14:53  来源:中国 红安将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