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历史是一面镜子

 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精彩连载

    一九八四年九月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巡视员约特夫人来到红安。这是三十五年来第一次到这里考察教育的外国人。

县外办按照惯例领着客人一路参观,烈士陵园、革命博物馆、苏维埃旧址、红军洞……然而,约特夫人对这些并没有多大兴趣,她只是出于礼节而急急忙忙地看完,又急急忙忙地离开。她是一个教育学家,她感兴趣的是这里的教育成果:一九八四年红安县高考升学率在湖北省名列前茅,有四百七十七名学生考入了大专院校。在县一中,她看到,这里的教学条件并不优越,然而,在这二流师资,三流设备的学校里,却培养出了第一流的学生!她无法解释其中的奥秘,她要再看一看,想一想……
“请问,这一路有学校吗?”在去往七里坪的路上,约特夫人问道。
“有,当然有!”主人介绍到,“仅最近三年,全县就集资四百万元办学,我们马上就要路过脚儿寺中学,要下车看看吗?”
十分钟后,约特夫人坐在了中学的教室里。
课堂上,学生们正在上历史课,讲课的是来自武汉的王辉发将军。他有一副农民的脸,跟他的学识,他的军人气质结合在一起,加上他地地道道的乡音,使他具有一种特别的魅力。这是历史的捍卫者在纵论历史。他简单明了地讲着红安的战斗历史,讲着在这块土地上流血牺牲的英雄们,讲着今天拼搏的意义。他把青年们的想象带到了五十年前,带到了未来的世纪。
教室里拥挤不堪,连窗外都站满了人。约特夫人看着这些聚精会神的学生,看着他们一张张激动的脸,她猛然间悟到了,她悟到了在这些带着冷饭团子,穿着补钉衣服,拼命攻读的学生身上,积聚着世代相传的坚毅精神,他们象老一辈一样,急切地期望改变自己和家乡的地位。他们以超人的顽强学出了一流的成绩,他们是强种的后代,是真正的强种!
讲台上,将军正在讲述着山村的历史,讲述着学生们家族的历史。
人是需要知道自己历史的,历史,这是一门科学,它阐述生活是通过一些什么样的道路从开天辟地一直发展到今天的,那么,生活又是什么呢?生活,就是人们,就是外面下着雨,就是那田里生长的稻谷,就是这两层楼的学校,就是这些村庄,还有那山上的太阳观。不仅伟大的共和国有自己的历史,甚至每个生物,甚至非生物,都有自己的历史。谁知道呢?说不定,一把被丢在你家屋后的破柴刀,倒是一九二七年黄麻起义的物证,在它的经历中曾经有过这样的时刻,那时,它并不是用来砍柴的,而是被高举在起义者头顶之上,为求得真理和温饱而战斗的。也许,就在你家屋子前面,那扇用来清除鞋上泥土的旧磨盘,你的老外婆曾用它在艰苦岁月里磨过葛藤粉,如果没有那扇磨盘的话,还不知道,你是否会出现在世上,是否会坐在课桌旁。
人必须知道自己的历史,因为人是历史这根永无止境的链条上的一个环节。生活就是顺着这根链条,向前延伸。
历史——不仅是从地里发掘出来的兵马俑、佛像和青铜器。历史,也包括昨天进入太空的卫星,也包括正在生长的庄稼,也包括今天在红安发生一切。甚至连兰大妈的来亨鸡下了八个蛋,还有县中一个叫王长贵的同学考上了科技大——这一切都是历史。就连江腾蛟的外孙喊出了第一声妈妈,同样也属于历史。
历史,将使这块不平凡的土地上发生的一切,使那些胜利、艰难、困苦的岁月、奋发的热情、自愿和非自愿的克制、严寒和溽暑所留下的痕迹,以及伴随着伟大创业者们足迹的那些错误、缺点和他们建立的宏伟功业,全部呈现在人们面前。
历史告诉我们:从这里走出的两百多个将军,他们是飘飞于大千世界的一片片绿叶,但和红安这株生命之树,却永远根茎相连……
 
 (原载《解放军文艺》1985年四月号)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编辑: 江福元  余珮阳
 
时间:2015-08-11 17:22